一中國學生在美國航校自殺 疑飛行訓練期間受不公對待

时间:2019年04月22日 17:38  稿件来源:揚子晚報


  4月16日,一位在美國USAG航空學校接受飛行訓練的中國江蘇淮安籍學員疑因受到校方不公平對待,在航校宿舍內自殺。

  事發後,多位知情者向記者表示,出事的這家航校長期存在不公平現象,該學員在航校待了一年多,還處在初級訓練階段。

  事實上,美國很多航校都存在問題,而且在監管方面存在漏洞,中國航空公司派去學習的公費學員尤其容易受到區別對待,早晚會出事。

  一個學員痛心離世

  在美航校學習一年多 小夥子謙虛愛笑

  USAG航校在美國得克薩斯州的登頓和謝爾曼各有一個校區,出事的是登頓校區。據曾在該校學習過的學員介紹,這兩個校區雖共用USAG這個名稱,但好像是分開管理的。

  USAG通過了中國民航總局的認證,有資格招收中國航空公司的公費學員。事實上,該校學員基本上來自中國,也有一些美國本土和其他國家的學員到這裏學習,但數量非常少。

  據知情者透露,離世的學員小陽(化名)已在USAG航校待了一年多,但還處於“私照階段”,而且中間只有兩三個月有正常飛行。私照階段本來一個月就能完成,他竟用了這麽長時間還沒結束,這是絕對不正常的。

  曾在USAG登頓校區學習,因受到停飛處理被迫回國的小林(化名)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出事的這個學員在航校都見過,他的性格不是很外向,但是挺愛笑的,每次看到他都是微笑著,這個對我印象很深。”

  他聽說,這位學員來自江蘇淮安,2015年參加高考,通過了南京航空航天大學的招飛計劃,在該校學習飛行技術專業,和深圳航空公司簽約,屬於航空公司的養成生。在考取飛行執照階段,被航空公司送到USAG學習。

  小林說:“他在USAG航校很久沒有得到飛行機會,好不容易上了一次機,被教練安排接受‘主管人員檢查’(Review Board)。在這個學校跟主管人員飛,絕對沒有好事,他們會有各種挑刺。”

  事情發生後,多位熟悉自殺學員的人在網上發帖鳴不平。

  一位知乎用戶說:“這是我最好的朋友,清晨的六點,在公寓的洗手間裏,死了……前一天晚上他還一個人默默地把六個人一起住的公寓的廚房打掃幹凈。所有人對他的印象都是大方、謙虛、熱心,最重要的是善良,善良到最後也不願意給人帶來一點兒麻煩……”

  “我無法想象,他生命中最後一個小時自己把自己關在廁所裏,是多麽的孤獨。所以,如果我們再不為他發聲,這個世界就真的把他忘記了……”

  其他學員這樣說

  出事學員無不良評價,情緒控制與能力符合飛行員要求

  有一位正在USAG登頓校區學習的中國學員告訴記者,出事後,學校給他們放了一個下午的假,說要請心理咨詢的人,認為這件事情是學員的心理問題。他聽說航校更換了一小批教練。“那位(自殺的)師兄確實被學校坑了”。

  據了解,周圍同學對小陽無不良評價,都認為他在日常生活中表現出的情緒控制與管理能力符合飛行學員的應有表現。

  周圍同學還認為,他在飛行訓練出現問題時,航校和教員並沒有采取積極的措施去幫助解決。他曾多次提出關於其在飛行訓練方面曾受到不公正對待,但並未得到航校的重視。

  他兩次受到飛行訓練暫停處理,航校態度漠然,沒告知原因和如何處置,也沒有向公司發送停飛建議,讓他陷入無休止的等待中。後來了解到,第二次暫停飛行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他的主教員離職,校方沒做出相應安排。

  記者聯系南京航空航天大學和深圳航空公司,並且給USAG航校發郵件詢問,可能因為是雙休日,暫時沒得到回應。

  航校依賴中國學員生存,卻不把中國學員當回事

  這次出事學員的培訓進度極其緩慢,可能也和USAG登頓校區盲目招生、導致教學能力嚴重不足有關。

  小魯(化名)在USAG學習過一年多,去年拿到執照後回國,目前已在航空公司上班。他在登頓校區待了差不多3個月,幸運的是很快轉到謝爾曼校區學習。

  小魯說,在登頓,“有時一個教練要帶10個學員,根本安排不過來,有的學員甚至幾個月飛不了一次,不僅進度慢,也很難鞏固學習。我們在謝爾曼時,一個教員最多帶4個學員,那是最好的搭配。”

  有一位10年前在登頓學習過、如今已是某公司飛行員的網友發文說,那時候USAG剛剛度過破產危機,通過中國民航總局認證後開始招收中國公費學員,管理很寬松。

  “十年過去,航校已有了若幹個校區,光是本部的學生按編號已經到了100多,算下來,光是本部一年就能招收10批學員。航校已搖身一變成了根本不擔心生源的培訓巨頭。”

  於是中國航空公司最初提出的“停飛率”和“紀律性”等等要求都成了要挾學生的武器,規矩越來越多,越來越苛刻。據學員透露,登頓校區的停飛率達到15-20%。

  但是,學校的教練和設施並不能保證中國學員按正常進度學習,很多學員遇到幾個月沒有機會飛行的事情。

  小魯告訴記者說:“只要你進入那個學校(USAG登頓校區),只要一進那個門,你就感到莫名的特別的壓抑。那裏每一名美國員工對中國學生都有一種蔑視。”

  小魯說,“主管人員檢查”本來是一個飛行訓練的正常程序,就是教練在帶飛過程中如果覺得學員有問題,就讓航校更權威的人員帶飛考察。

  在謝爾曼校區,學員接受“主管人員檢查”時,高級教員會耐心教,想辦法讓學員過關。在登頓就成為一種懲罰,那裏的主管人員甚至會在每一批學員中有意挑出幾個重點監督,設法讓學員自費補飛行時間,有人為此甚至花了數千美元。

  小魯說:“我們在那邊的時候也一直有個困惑,這個航校都是靠中國學員掙錢的,卻不把中國學員當回事。”

  監管存在空白,航校掌握“停飛”大權

  美國優質航校雖多,但通過中國民航總局認證、有資格招收中國航空公司委培學員的航校卻寥寥無幾。

  對航空公司來說,為進一步淘汰心理等方面可能不合格的學員,一定比例的停飛率是可以接受的,據說很多公司甚至對學員的淘汰率有指標要求,重點篩查“紀律性差”的學員,有時候這種淘汰並沒有太多依據,具體實施淘汰的任務就交給了航校。

  航校淘汰學員的最嚴厲手段就是停飛,即判定學員表現不佳,不適宜擔任飛行員,停止飛行訓練。對有著飛行員夢想的學員來說,停飛如同“死刑”。

  學員雖在國內曾經接受過層層選拔,千辛萬苦考上飛行技術專業,但在接受飛行培訓階段還有這個嚴峻考驗。如果受到停飛處理,學員很難找到申訴渠道,只能結束學習回國,有人可能還要向航空公司賠付高額的培訓費。

  中國的航空公司雖然每年會派遣大批學員到這類航校學習,但沒有派工作人員常駐監督。

  小魯的公司是在每一批學員中挑選一個人擔任班長的角色,讓他每周給公司寫周報。如班長反映了什麽問題,航空公司一般只是用郵件和航校溝通,很容易受到敷衍。

  小魯說:“因為害怕得罪航校會受到報復,中國學員遇到這類事情,往往忍氣吞聲,熬過一年的培訓。實在忍不下去了,相互間聊聊天疏導一下。”我真的很能理解那個人為什麽尋短見,當你在那個環境生活的時候真的很壓抑。

  美國航校前飛行教練揭黑

  美國航校大都存在問題,“出事是早晚的事兒”

  有一位中國人在美國航校做過飛行教練,他告訴記者說,美國航校大都存在問題,甚至是明目張膽的歧視,“出事故是早晚的事兒”。他對美國航校的批評很嚴厲,認為“檔次還不如中國的汽車駕校”。

  中國學員遭受不公平對待的事情並不限於USAG。中國民航學院的學生小賀(化名)在2016年被東方航空公司送到美國獵鷹航校學習,其間他和其他學員雖然多次提醒,但校方一直拖延辦理續簽。

  結果小賀被美國移民局查到,遭到長達兩個多月的拘留,最後只能選擇自願離境回國。獵鷹航校以他曾經不請假外出為理由,對他做出停飛處理。小賀的飛行員夢想破滅。

  去年5月,美國IASCO航校校長喬納森·麥康凱和助理余珂涉嫌綁架中國學員石田書(音譯)。美國法庭在上個月判決麥康凱60天監禁和3年緩刑,余珂是3年非正式緩刑。

  小魯認為,中國的航空公司和民航管理部門應該對國外合作航校進行嚴格監督,不能讓他們肆無忌憚地壓榨學員。

  “航空公司為培養學員本來也花了很大代價,應該多重視一下學員在國外的生活,多跟航校和學員聯系。對於學員反映的問題,一定要讓航校嚴格落實,必須解決。”

【編輯:黄媛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22/F, Eastern Central Plaza, 3 Yiu Hing Road, Shau Kei Wan,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