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分社正文

被暴徒割頸的警員需6個月語言治療,聲音受到永久損傷

时间:2019年11月08日 20:19  稿件来源:觀察者網


當事警員脖子上留下的傷口。(圖自港媒)

  10月13日下午,一名香港警察在奉命執行公務時,遭暴徒用利器從後割頸。

  據香港《南華早報》11月8日報道,這名受傷的警員前一天接受了該報的獨家采訪。他在采訪中透露,自己的聲音受到永久損傷,並至少需要6個月的語言治療。

  “我不是英雄。很幸運,受傷的人是我而不是我的同事。”這位名叫祥哥(Alex)的警員用微弱而緩慢的聲音說,“作為一名警長(sergeant,又稱‘沙展’),我帶領隊員作戰,就必須要保證他們的安全。”

  “我不能丟下我的隊友不管。就算這樣的事再發生一次,我也會做出同樣的選擇,我認為每個警官都這麽想,這是責任問題。”

  “但是我欠我妻子的……她可能會失去丈夫,我的兩個孩子可能會失去父親,如果那樣的話他們該如何才能生活下去?”

  香港警方10月13日發布聲明,當天下午5時半左右,有警員奉命到港鐵觀塘站,處理一宗“刑事毀壞”案件期間,被暴徒用利器從後割頸。有警員頸部受傷流血,被送往聯合醫院救治,送院時清醒。 警方已實時於現場拘捕兩人。

  《南華早報》提到,這名警員的頸部右側被切開一道深達5厘米的傷口,這道傷口切斷了他的靜脈與聲帶,也讓他被送進了重癥監護室(ICU),並在手術後住院九天。

  目前,該警員正在接受每兩周一次的醫療咨詢,並要接受為期六個月的講話治療,因為他的語言能力在這次襲擊中受到了影響。

  他在警察總部接受采訪時臉部僵硬、聲音微弱,不時咳嗽。受傷使他無法與他的孩子們進行適當交流。

  “我晚上疼著醒來。”

  他在采訪中表達了早日回到一線的願望,只是不知道醫生何時才能給他“開綠燈”。

  “我不能一直呆在這里。只要我有的選,就一定會回到一線去。‘抗議活動’對我們造成了影響,卻也讓我們團結起來。”

【編輯:马华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